广东训练网

王琼

来源:广东训练网 作者:教练 时间:2024-02-12 05:13:00
九日登长城关楼原文_翻译及赏析
提示:

九日登长城关楼原文_翻译及赏析

危楼百尺跨长城,雉堞秋高气肃清。绝塞平川开堑垒,排空斥堠扬旗旌。已闻胡出河南境,不用兵屯细柳营。极喜御戎全上策,倚栏长啸晚烟横。——明代·王琼《九日登长城关楼》 九日登长城关楼 危楼百尺跨长城,雉堞秋高气肃清。 绝塞平川开堑垒,排空斥堠扬旗旌。 已闻胡出河南境,不用兵屯细柳营。 极喜御戎全上策,倚栏长啸晚烟横。 重阳节 , 赞颂长城 注释 ⑴九日:指农历九月初九,也就是重阳节。长城关:又称“边防东关门”,位于花马池新城(今盐池县城)北门外六十步。关上建有关楼,高耸雄伟。上书“深沟高垒”、“朔方天堑”、“北门锁钥”、“防胡大堑”等字。登临远眺,朔方形胜,毕呈于下。 ⑵危楼:高楼。危:高。 ⑶雉堞(zhì dié):古代城墙的内侧叫宇墙或是女墙,而外侧则叫垛墙或雉堞,是古代城墙的重要组成部分。 ⑷排空:凌空;耸向高空。斥堠:亦作“斥候”。古代的侦察兵,有侦察、候望的意思。斥候起源于汉代,并因直属王侯手下而得名。分骑兵和步兵,一般由行动敏捷的军士担任,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兵种。 ⑸河南境:黄河以南的地方,指宁夏黄河平原。 ⑹细柳营:是指周亚夫当年驻扎在细柳的部队。汉文帝年间匈奴侵犯大汉,汉文帝命周亚夫驻扎在细柳(今咸阳市西南),由于周亚夫治军有方最后赢取了胜利,所以他的部队成为细柳营。此句是说有了河东墙的深沟高垒和高耸雄伟的长城关,可以少养兵丁,节省开支,以逸待劳,强化边防。 鉴赏 这是一首由修筑长城的将领写的长城诗。长城关气势雄伟,登高远眺,朔方形势尽显眼底。此诗描写作者重阳节登上长城关楼时所见的雄阔景色,并以听到敌军已撤出黄河以南地区,军中不用再戒备森严的讯息,来衬托修筑长城的作用和意义。全诗洋溢着豪迈兴奋的感情,这在众多的长城诗中并不多见。 王琼(公元1459—1532),明朝军事人物,历事成化、弘治、正德和嘉靖四个皇帝,由工部主事六品之官,直做到户部、兵部和吏部尚书一品大员。王琼一生做了三件被人称赞的大事。一是治理漕河;二是,平定宸濠叛乱;三是,总制西北边防。因此,历史上称他和于谦、张居正为明代三重臣。 王琼 题红叶清流御沟,赏黄花人醉歌楼。天长雁影稀,月落山容瘦,冷清清暮秋时候。衰柳寒蝉一片愁,谁肯教白衣送酒?——元代·卢挚《沉醉东风·重九》 沉醉东风·重九 题红叶清流御沟,赏黄花人醉歌楼。天长雁影稀,月落山容瘦,冷清清暮秋时候。衰柳寒蝉一片愁,谁肯教白衣送酒? 重阳节 , 孤独写景龙山行乐。何如今日登黄鹤。风光政要人酬酢。欲赋归来,莫是渊明错。 江山登览长如昨。飞鸿影里秋光薄。此怀祗有黄花览。牢裹乌纱,一任西风作。——宋代·戴复古《醉落魄·九日吴胜之运使黄鹤山登高》 醉落魄·九日吴胜之运使黄鹤山登高 龙山行乐。何如今日登黄鹤。风光政要人酬酢。欲赋归来,莫是渊明错。 江山登览长如昨。飞鸿影里秋光薄。此怀祗有黄花览。牢裹乌纱,一任西风作。 重阳节 , 抒怀爱国百结愁肠郁不开,此生惆怅异乡来。思亲堂上茱初插,忆妹窗前句乍裁。对菊难逢元亮酒,登楼愧乏仲宣才。良时佳节成辜负,旧日欢场半是苔。——清代·秋瑾《九日感赋》 九日感赋 百结愁肠郁不开,此生惆怅异乡来。 思亲堂上茱初插,忆妹窗前句乍裁。 对菊难逢元亮酒,登楼愧乏仲宣才。 良时佳节成辜负,旧日欢场半是苔。 重阳节 , 怀念思乡

九日登长城关楼赏析
提示:

九日登长城关楼赏析

这是一首由修筑长城的将领写的长城诗。长城关气势雄伟,登高远眺,朔方形势尽显眼底。此诗描写作者重阳节登上长城关楼时所见的雄阔景色,并以听到敌军已撤出黄河以南地区,军中不用再戒备森严的消息,来衬托修筑长城的作用和意义。全诗洋溢着豪迈兴奋的感情,这在众多的长城诗中并不多见。 王琼在灵州、花马池等地留下了足迹和诗文,他的诗反映出明代边防的严酷现实和他忠于国事、勤劳为政的可贵精神。

短篇小说《买菜》
提示:

短篇小说《买菜》

文/晴天过后


这一天,是腊月二十四,传统意义上的“小年”,一大早,老陈就起来了,他要赶早去菜市场买菜。

辛辛苦苦在外一年,怀揣着一卷钞票回来,老陈心里乐滋滋的,关上门,他小心地打开大箱子,从一堆衣服下面拿出个纸包,这是他一年的辛苦钱。

拿着钱仔细数了几遍,抽出两张来,想了想,又拿出两张,过年了,买点好吃的吧!照原样包好纸包,再一次塞进衣服下面,合上箱子,打开门,冲在猪圈忙活的老伴叫了声:“老婆子,老婆子,我去买菜啦!”


老伴嘟嘟囔囔说了几句,只隐约听见“饺子......剁馅......”许是要包饺子吧?老陈摇摇头,这个老婆子!

腊月的县城真是热闹,菜市场里人山人海,老陈推着自行车随着大流前行,左顾右盼,许久不回来,什么都是新鲜的。

菜市场里的摊位不多,有人就把架子车、农用三轮车摆在了街道两边,把本来就不怎么宽阔的街道挤得更像是羊肠子,有人为了拉客,还把车子往街心挪,如果有车辆通过,就更加拥挤。

“咦,这不是老陈吗?回来啦?听说你赚了不少钱呀!”一个大嗓门跟老陈打着招呼,老陈看了看左右,没有认识的人,他兀自走着。

“哟,挣大钱了,不理人了呀?”身后有人拍了拍老陈的肩膀,那个大嗓门继续嚷嚷着,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
老陈一回头,是村里的“二流子”赖子李,他强笑了一下,开口说道:“是李兄弟啊,抱歉,刚没注意到你。”

赖子李哈哈一笑,“你老哥是怕我让你请吃饭吧?”说完,一手搭上老陈的肩膀,两人在人海中并排行走,老陈想甩开他的手,却始终没有好意思,都是一个村的,哪怕名声再不好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

感觉到老陈的别扭,赖子李嘴角扬起一抹笑,不时跟老陈打着哈哈,还不时凑到摊贩面前问一问蔬菜价格。

到一辆三轮车前,菜很丰富,价格也合宜,老陈要买,可赖子李还要往前走,老陈不解地说:“就在这儿买吧,要到哪里去?”

“再看看,再看看,时间还早呢。”赖子李说着,一把扯过老陈继续向前走。

穿过人群,赖子李来到一家门店前停下,笑着说:“就是这里,走,进去。”

老陈抬头一看,这是一间小店,没有任何招牌,想着赖子李的名声,老陈直犯嘀咕。

仔细看去,里面还不少人,两个穿大棉袄的妇女戴着印有“有机蔬菜”的小围裙,正在按单装菜、过称,忙得不亦乐乎。

赖子李不管不顾地拉着老陈要进店,锁好自行车,进得门来一看,一间小店被货物占的满当当的。老板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,她的脸上挂着甜甜的笑,一对小酒窝浅浅的,眼睛水汪汪的似乎也会说话,见了他们就热情招呼:“李大哥你们来啦!”

赖子李笑着说:“生意这么好,也不换个大门面?”

“好啥呀,每年就是腊月好一点,平时闲得慌啊!”老板娘呵呵笑着,嘴里说着客套话。

“这位大哥好是眼生,可是第一次来小店?”老板娘向老陈飞了个媚眼问道。

“是啊,这是我们村的老陈,我把他拉来的!”赖子李一拍老陈的肩膀,拍得他一哆嗦,看着赖子李冲老板娘使了个颜色。

老板娘走了过来,“陈大哥,随便看看,我给你便宜点!”说着,领着二人往里面走,招呼着:“随便看!”

“你忙去吧!”赖子李跟老板娘说着,老板娘看了看老陈,又是一笑,小酒窝能让人醉死。

“那我忙去了,腊月了,的确人手紧。”老板娘看着老陈说道,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。

老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,老板娘又是一笑,一摇一摆地走到店门口招呼着客人。

赖子李看着老陈还直愣愣地盯着人家,一撞老陈胸口,“还看呢?都走远了。”

老陈诺诺不言,装作挑选菜品的样子。

赖子李也不在意,继续说着:“她叫翠花,是我高中同学,死了丈夫。”

“是个寡妇?”老陈问。

“嗯,可怜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。”

老陈听完,沉默了。

两人都不再说话,各自选着菜,等把菜单拿到收银台时,老板娘又过来了。

“两位哥哥选好了?呀,这么照顾我生意,谢谢啦!”嘴里娇声说着,眼神又媚媚地瞟向老陈。

结了帐,老陈站在门口等着店员配好菜,赖子李却在店里帮着老板娘招呼客人,配菜。

过了一会,老板娘招呼道:“陈大哥,你的菜配好了,麻烦你来提一下。”

老陈凑过去一看,好大一尼龙袋子,已经封了口,他笑了笑,这店做事真靠谱,包都打好了。

等老陈拎着菜往自行车后座一捆,正想问问赖子李,眼前却不见了人影,想问问老板娘,见她忙着,也没好意思再问。

七七八八又买了一些东西,自行车后面已经满满当当了,本想再买点,老陈寻思一会回去不好拖,也就作罢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想起菜店的老板娘,骑车也特得劲。

回到家,哼着小调,见到在院里洗衣服的老伴,皮肤灰暗 ,眼角有着深深的皱纹,一把枯燥的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,莫名地,老陈又想起那个风韵的女人。

“回来了,买了啥?”老伴见到老陈,两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就要过来看看他买了些什么东西。

老陈把自行车靠墙停好,边卸着货边回道:“买了些鸡鸭鱼肉,一些蔬菜。”

老伴一愣,“家里种了菜,你还买啥子蔬菜?”

老陈清理着东西,头也不抬,“家里能有什么?几颗大白菜?我这买的是菇子,菠菜,你能有?”

“行,行,行,说不过你!你在哪里买的?”老伴一边查看一边问。

“赖子李带着去的。”老陈依旧没有抬头,嘴里回答着。

“啥?老板是那个风骚女人?”老伴一声大叫,冲过来揪着老陈的衣领问。

老陈愣了,老伴一向说话细声细气,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过?他小心翼翼地点点头,“可是菜不好?”

老伴一松他的衣领,“倒也不是,你知道那女人是干嘛的吗?还有赖子李,你还跟他混在一起!”

“碰巧碰上的,有啥子问题?”老陈很是不解,拿把刀划了一下封口的尼龙袋,从内里掏出菜来,都是新鲜的,他举了举,示意老伴看。

老伴瞟了一眼,又盯着老陈看了半响,看得老陈心里只发毛。

“你常年在外,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口碑,有两家老头都为了她散尽家财,跟老伴离婚了,赖子李更是,天天围着她打转。”老伴嘴里说着,接过菜刀,又看了看老陈,语带警告地说:“你小心点!”说完,拿着菜刀去了厨房。

老陈心里一惊,想起那个女人,心虚地摸了摸口袋,里面只有几张块票了,买东西只花了两百多,想着离开店子结账的时候,多塞给那女人的一百块钱。

幸好,幸好,出门只带了四百块钱。老陈暗想,压下心底那不该有的涟漪。

最新文章

更新时间 2024-02-12 05:13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