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训练网

王天朝

来源:广东训练网 作者:教练 时间:2024-02-13 07:29:00
《夜奔》观后感
提示:

《夜奔》观后感

  细细品味一部作品以后,相信大家增长不少见闻吧,让我们好好写份观后感,把你的收获感想写下来吧。那要怎么写好观后感呢?以下是我收集整理的《夜奔》观后感,欢迎阅读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   《夜奔》观后感 篇1   男怕《夜奔》,女怕《思凡》。片名让人不禁想起那部享誉世界的中国电影《霸王别姬》,程蝶衣年少时便是唱《思凡》成的角儿。再看《夜奔》,心中不免就有了对比。看罢全片,虽不像《霸王别姬》那样浓墨重彩,淡薄中却也淋漓尽致;没有程蝶衣的疯魔痴狂,却有不一样的执着纯粹。   倘使我能遇上这样一个人,沉默寡言,神清气朗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我想那应该是林冲。他跳下墙头走到少东面前,告诉他“你在我心上”,直白地不像话。于是少东迟疑了,就是这点迟疑尽误终身,接踵而至的生离和死别,让所有人措手不及。了结了人格沦丧的班主后,林冲找英儿,托她转交少东一支笛子,然后转身投入了茫茫夜色。林冲亡命天涯,少东魂不守舍,懦弱的他选择抛下一切回美国。路途迢迢,在夜奔的不止是林冲,少东还有英儿何尝不在夜奔,逃得是感情,逃得是自己。少东爱林冲,颠覆伦理;英儿爱林冲,颠覆阶级。所以少东只能和英儿在一起,但他们没有,只因逃得是自己,逃不过的,也是自己。   再说黄子雷,我们早已无法知晓到底病重的黄子雷对林冲说了什么,但有一点,就是整部影片里也许唯有他才最爱林冲。千方百计费尽心思,从北京追到天津,困住林冲半生。他胆大包天,不把徐少东放眼里,更不把世俗放眼里,但凡林冲的戏他场场包满座,任谁都说“黄少爷是来真的”。林冲和少东开车夜奔的那晚,在没有林冲的云天楼里,黄子雷双目噙泪,流露出些许真心。他在林冲最落魄的时候施以援手,让林冲无从恨起。之后日军占城,他家道败落身染重疾,林冲用做苦力得来的薪水为他抓药,日复一日细心照拂。英儿问林冲为何这般,林冲只一句“无法弃之不顾”便使之哑然。   黄子雷病故,林冲终于可以说服自己找少东。他躲在集装箱里想偷渡到美国,却阴差阳错了欧洲。不期命运无常,林冲因非法移民被扣押,其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,美国参战,遣返之事一拖再拖。再见已是阴阳相隔,等待少东的的竟成一罐骨灰。林冲走了,病亡在冰冷的美国医院,千辛万苦仍未看见挚爱最后一眼。少东悔恨无比,应了那句“丈夫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”。此后,他仿佛一直奔跑在找寻林冲的路上,在那个雪夜,在林冲生命的最后,他幻想自己一直都在他身旁。   年老的少东坐在林冲墓前,有人问这并排三个是谁的墓,他说:“一个是我的妻子,一个是我的爱人。”在人生的尽头,少东终于成全了自己,成全了林冲。   影片文艺气息浓郁,音乐缠绵悱恻。大提琴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,和着宛转的昆曲,似能直指人心。在一众烂片当道的如今,《夜奔》被埋没了,它太安静,就像那个寡言的林冲一样。   《夜奔》观后感 篇2   一个女人,爱上林冲那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办——注定要输给另一个男人的恋情——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,而只是输给了一个性别。影片《夜奔》。造物主按照对称和谐的原则创造了男人和女人,却由于贪玩的天性或残酷的闪念让一些人的身体和灵魂性别对立(当然这种人也并非全是天生)。他似乎要用人类在这种恋情中的无力感去证明他的伟大和不可抗拒;又或者只是一个孩子气的玩笑,可这玩笑开得过火,人们笑得凄惨,哭得悲凉,愤怒而无法妥协,宁愿就那样走向毁灭。沉默的男人总会具有某种不可抗拒的魅力:他的身世,他的过往,他的苦难和偶尔的小欢乐,他却都闭口不谈。似乎面对宇宙的大苍茫,他的一切只不过是一颗朝露,与其让它在破裂的瞬间泄露一生的秘密,倒不如让它在阳光之下化为乌有。   我不敢说连字都不识的林冲是否有过这样哲学意义的思考,但我确定生活的苦难让他的心中生出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淡泊,而惜言如金的性格又无意中赋予他的言语一些更有分量的东西。当其他的人都那样热衷于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,他却只是站在一旁,只言片语还企图用点头微笑代替。正是这种沉静和深不可测吸引了英儿,而他自己,却在遇到少东后有了些微妙的改变。之前他对任何人都只是礼貌的疏远,他把自己降到一个不能再卑微的位置,以至于无暇旁顾他人的感情。是少东感动了他,他称赞他是个艺术家,说他有资格得到全场的起立鼓掌;说别人可以用钱看他的戏,但不能用钱买他的自由。他动了真情,而那竟然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爱情。那一夜,他对着少东,用拳头敲敲自己的心口说:“少东,我这里记着你。”   而对于自己的境况,他实在无力改变什么,还是要屈服于师父的淫威,还是要陪黄少爷夜夜笙歌他的“爱抚”。直到那次在浴室遇到少东,激情已无法遏制,他们在雪夜狂奔,在熄火的车里,他向少东示爱,却遭到了拒绝,绝望之中,他只能回到戏班—他生活的原点。我原以为少东是因为无法接受一个男人的爱而拒绝,后来才明白他只是因为懦弱而逃避;而那次的不欢而散,让他们彼此都错失了一生的真爱。林冲明白自己根本拗不过命运的安排,他不忍看到师弟再受师父的作践(师父也是个同性恋),狂怒之下失手杀死了师父。此时的他,真如林冲般走到绝境,于是只能夜弃。他说过:他演谁就是谁,现在演林冲就是林冲。   当时那无心的一句话,却被后来发生的事一次次应验。只是他还不如林冲的幸运,他没能遇到宋江,没能落草为寇,没能轰轰烈烈地死去,却只能做劳工苦力,潦倒孤寂,最终也没得见少东一面,客死在美国英儿在和少东、林冲的关系中处于一个很微妙的位置。她和少东从小便订了婚,少东在美国求学,两人没有相见便已成为无话不谈的笔友。两人相爱,但那是一种信赖、依恋或者说是习惯,而并非干柴遇烈火般的爱情。酷爱听戏的英儿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林冲,也是她把林冲介绍给少东的。她和少东虽是小姐少爷,但都受过西方民主自由的教育,是以平等的姿态与林冲交朋友的。从表面看,英儿对两个男人都很好,迟钝的我竟一直没有发现她真正的.爱情所在。直到林冲死后,英儿向少东吐露自己实际上也是深爱林冲,我才明白三人的情感纠葛原来比想象中还要复杂。   中国式的传统爱情太过含蓄,两个人在一起时只能互相猜测,直到失去了才有勇气坦白。少东和英儿最终遵循林冲的嘱咐走到一起,不是因为彼此间的爱情,而是因为对一个已逝男人的共同的爱和秘密。而这,大概也是两人最完满的归宿了吧。《夜奔》的故事虽然也有很大的时间跨度(从主人公年轻时到中年直到老年的回忆),但更侧重于对细腻曲折、缠绵悱恻的人物情感的描写,主要表现的是人作为一个个体,在一种特定困境中的悲哀、挣扎、屈服和解脱,正是应了那出戏—林冲夜奔。   《夜奔》观后感 篇3   他,是没有乡愁的人。因为离家太久,家乡于他比异国还要陌生。那是一个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的年代,素未谋面与她鸿雁传书多年他还是回来了,从遥远的异国,为与她的一纸婚约,也为了他说的:也许我回来,是为了在家乡埋一滴眼泪,好让我这一生,也有乡愁。只是,这一回来,却是彻成此恨无重数。   到底是学音乐的人。从戏院即将离开的时刻,听到他的出场,于是:那一刻我不是看,我是听。我对声音极其敏感,一开始我被他的唱腔惊骇。我不知道他在唱什么,可是我竟然听到他胸口一种郁悒和悲愤,那是千军万马化他作一滴男儿泪,那是暗夜孤身被弃置在荒野里的悲凉。我能懂。他是林冲。原来,他的乡愁里那一滴泪在这里,是在孤独岁月里彼此相惜的心意,是在暗夜奔突以前握成拳头放在左胸清楚地对他说"我这里有你"的那一只手。   很喜欢在长城的那场戏,那几乎是影片里调子最明朗心情最舒阔的一场戏。构图视角无一不好。他一句"成艺术家"的赞许,是拨开他心中阴霾与忧伤的风和日丽。天正蓝,人清朗,他的自尊与自信在长城内外延绵群山与沧桑古石里觉醒:成贼寇,惶离叛,如雄鹰展翅,玲珑娇兔脱巢。如同有些苦难,不能洗刷,也无法掩埋,只有救赎。而他以为他是他的救赎。   虽然在异国留学,原来他的思想还是传统。那是被禁锢的爱,矛盾与挣扎就响在他的提琴声里。那么克制与悲伤。   她是那么纯净美好,那么善解人意,原来,她竟然也爱着他。她是他与他联系的纽带,是他和他与世界联系的纽带。   一切似乎都是平静的,如同表情冷漠的他的脸,直到黄少爷出现。那个执念的黄少爷,他一出场,空气忽然紧张,因为他的在乎。戴立忍演得那么好,轻裘缓带下那张阴森的脸,看林冲在台上气宇轩昂的玉树临风,他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与支持,却不是无条件的爱。他看着空荡荡舞台,心里明白,没有回应的,其实是爱,所以有泪盈眶。那一刻,与他的跋扈与霸道全不相符。   那是个雪夜,也是夜奔,他以为一切可以重来。而他的终于转身,让他由他塑立的自信与自尊一瞬轰然崩塌。以为,他不爱。其实,只是,他不是不爱,他只是不能爱。他终不能救赎。一支烟的工夫,他返身回来,可是:当我一个背转身,我和林冲既是生离也是死别了。还来不及发生,却已是一生一世。   余生,都在追悔都在思念。他与她在异国重逢。他亲手埋葬了穷其一生的爱,三块墓碑,一个是他妻子,一个是他爱人。他的妻子一直照顾着他们。   影片台词细腻而温婉,连刻画他与他的情感都是含蓄与隐忍,画面则止于暧昧。可是,表现却是安静而不淡泊,厚重的情感里那份悲伤一直萦绕于怀。原来,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人踌躇。原来,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原来,当珍惜处且珍惜啊。

夜奔的简介
提示:

夜奔的简介

《夜奔》既讲究唱工又讲究做工,身段极其繁复,并且整出戏都是边舞边唱。几乎每个字都有身段,要求演员一招一式不得含糊,而且需要满宫满调地唱昆腔,这对表演者的表演技术和功力要求很高。戏曲界有“男怕夜奔,女怕思凡”的说法,言该剧的难度之大。 京剧大师杨小楼曾在上海向牛长保学习昆曲《夜奔》,加上徐宁、 杜迁、 宋万等角色,增加了武打,将之改造成一出京剧大戏,《夜奔》从此也成为京剧的常演剧目。不过京剧《夜奔》虽然是京剧曲目,唱的仍是昆曲牌子。 名家王益友、侯永奎、侯少奎、裴艳玲、柯军等均擅演此剧,各具独到之处。

最新文章

更新时间 2024-02-13 07:29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