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训练网

王纳文 那英,高峰,分手后,儿子,嫁给,孟桐,后来,婚姻状况,如何

来源:广东训练网 作者:教练 时间:2024-02-12 15:50:00
【王纳文 那英,高峰,分手后,儿子,嫁给,孟桐,后来,婚姻状况,如何】:今天小G助手分享的内容是——那英:和高峰分手后,带着儿子嫁给孟桐,后来婚姻状况如何了?那英,高峰,分手后,儿子,嫁给,孟桐,后来,婚姻状况,如何,,,,,小G将详细内容整理如下: 那英和高峰分手后,带着儿子嫁给孟桐,如今的婚姻状况如何?
提示:

那英和高峰分手后,带着儿子嫁给孟桐,如今的婚姻状况如何?

孟桐是一个值得依靠的男人,对于那英的事业,她全力支持,也是在他的支持下,那英成为第一个打入北美的内地艺人,又在国内举行许多场演唱会。 孟桐也知道那英作为艺人的特殊身份,使得她真正忙得忙的时候非常忙。而这个时候,孟桐就将家里所有的工作全部担起来。他对那英也十分疼爱,每次那英出去赶活动的时候,行李箱基本上都是由孟桐来收拾。可以说,他真的把那英宠成了一个小女人。 那英和高峰分手那英出生在中医世家,而且,她的家族和大清的叶赫那拉氏同属一脉,她的父亲是医学博士,和末代皇帝溥仪合过影,那英性格活泼,从小跟着爷爷长大,虽然淘气,但特别喜欢唱歌,14岁考入地方歌舞团,当伴唱。1988年,参加青年歌手大赛,被谷建芬赏识,成为她的学生,并进入了她的培训班,一开始,那英的基础也很差,还喜欢山寨苏芮的歌,起名苏丙,被老师教导说:“长副好嗓子,长个狗脑子。”之后,老师给她写了一首歌《山沟沟》,让她在歌坛崭露头角。 她的歌声很动听,但是,她的爱情却很扎心,她和蔡国庆,对对方一见钟情,但也是一厢情愿,弄了个剃头挑子一头热,当时,老师谷建芬安排她和蔡国庆合唱,两人唱老师写的新歌《望春》,两人一直磨合,那英就对蔡国庆动了心,不时拿巧克力和小零食给蔡国庆吃,有次,她觉得,经过自己一番铺垫,时机应该很成熟了,就对蔡国庆说,要不咱俩处处。蔡国庆当时就拒绝了他,说,我喜欢的是你的姐姐那辛。 之后,她又喜欢起了解晓东,两人是同门师兄妹,都上谷建芬的培训班,她不时讨解晓东好,并把自己购买汽车的指标让给了对方,但解晓东却喜欢着余佳恩,这段感情,也就不了了之。1995年,她因演唱《雾里看花》而名声大振,四海扬名,在一次名流聚会上,他结识了高峰,只是,高峰随后传绯闻,而她则在演艺事业上风声水起,无暇顾及、并不知情,在她2004年生下孩子后,有个女人找上门来,称是高峰的孩子,之后,那英和高峰分手。 带着儿子嫁给孟桐后来那英嫁给了孟桐,一个酒吧老板,两人结婚13年,并育有一女,孟桐为海归,他开的夜店是北京市最资深且享有盛誉的夜店,在那英感情最低谷时,他给了那英很多的呵护与温暖。说起她的感情经历,那英称,知道事情后,她觉得自己就是汪洋中的一叶孤舟,那时候,我自己眼泪往自己肚子里咽,后来我就想,我当一个阿Q就行了,我不能让别人看着我难受。她说,女人谈恋爱时都是瞎子。 在生了女儿后,那英称,那是一段太难得的经历,让我长大,让我成熟。她认为丈夫是圈外人,不懂她圈内的事情,但他认为他们是夫妻,就应该安定地好好生活,钱多钱少不是最重要的,在一起生活就要很和谐、很温暖,安定和踏实,可能这些东西比较重要。 如今那英婚姻状况如今那英和孟桐已经结婚13年,他们依旧十分恩爱,并且孟桐将那英和高峰的儿子高兴视如己出,从不搞区别对待。他也很大度,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,他也允许高兴去找亲生父亲高峰。 能遇到这样真心爱自己、爱孩子的孟桐,那英觉得自己很幸运。在外界看来泼辣、彪悍的她曾动情地说:“我做过最英明的决定就是嫁给比我还傻的孟桐。” 结语:找爱情就是找家庭,就是过日子,找个爱家的男人,一心一意过日子的男人很重要,他可以没有野心,但不能没有爱心;他可以没有金钱,但不能没有担当。但庆幸的是,那英所找的爱人,什么都有,他不仅有钱,还有担当;不仅有责任心,还有爱心;他不仅有温暖,还有包容。幸福的爱情,便是这个样子,看上去平平静静、和谐而安宁。

那英:和高峰分手后,带着儿子嫁给孟桐,后来婚姻状况如何了?
提示:

那英:和高峰分手后,带着儿子嫁给孟桐,后来婚姻状况如何了?

2004年10月初,一个叫王纳文的女人带着三岁的儿子召开发布会,说这是她和高峰的孩子。 高峰是国足著名球员,他是那英的男朋友,也是那英肚里孩子的爸爸。 私生子事件持续发酵,那英顶着压力,挺着大肚子出来回应,表示自己愿意出钱出力,和高峰一起面对这个私生子。 当月15日,那英在医院剖腹产下一名男婴,重6斤8两,取名高兴。 私生子事件之后,那英与高峰分手,儿子高兴随着那英生活,还有了继父孟桐。 孟桐是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,在北京工体附近经营着最大的一间酒吧。 他温柔体贴,将那英和前夫的孩子高兴视若己出,结婚十六年来,他把那英宠成了孩子。 那英说: “我做过最英明的决定,就是嫁给比我还傻的孟桐。” “你伤害了我,还一笑而过。” 1995年,作为歌手的那英,已经出席过三次春节联欢晚会,她演唱的《雾里看花》《白天不懂夜的黑》《山不转水转》等歌曲,风靡全国。 而彼时正在国家队服役的高峰,却从来没听过那英的名字,而那英听到高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是“谁啊,唱过什么歌?” 在朋友的介绍下,这两位在各自领域成就不菲的文体明星相识了。 聊起来才知道,两人都是沈阳老乡,高峰比那英小四岁,于是两人从家乡、童年、各自的行业,越聊越亲切。 那英和景岗山等一帮哥们经常去看球,她和高峰的关系也从老乡变成了男女朋友。 然而这段感情一开始就不被看好。 恋情公开几天后,高峰参加了一场国内比赛,意外输球,许多球迷不满,挂横幅骂那英是“红颜祸水。” 那英的歌迷也非常反对她在事业最好的时候,居然找一个踢球的,认为她没有事业心,眼光也差。 双方粉丝的这些骂声,反倒让那英和高峰的关系更紧密了,他们就像一对“苦命鸳鸯”,越是历经艰辛,越能证明感情的坚贞。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。 彼时,还是大家对足球有希望且很狂热的年代,高峰作为足球队队员,收获了不少球迷之外的粉丝,走到哪也是明星一样的人物。 作为公众人物,难免会被人注意,经常有新闻报道,高峰出入一些 娱乐 场所,“并不安分。” 尽管那英嘴上说着不在意不相信,但传闻多了,难免起疑,期间两人想过分手,但高峰几句话打消了她的疑虑。 高峰告诉那英: “我们不能逃避问题,如果真的分手了,证明我们在一起就是错的。我们要结婚生孩子,证明我们的选择没有错,是他们错了。” 那英开始憧憬着当妈妈,等孩子出生办婚礼,做新娘。然而还没等孩子出生,王纳文就出现了。 原来,在那英每天各种活动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,男朋友高峰却在不同的 娱乐 场所依红偎翠,好不快活。 王纳文怀孕后,高峰要求她不要将孩子生下来,但王纳文不愿意,执意生下了儿子元元。 眼看那英的孩子也要出生,王纳文站出来,公开揭发了高峰脚踏两条船,对他们母子不负责任。 私生子事件曝光,所有压力转向那英这边,尽管她表示要和高峰一起面对这次的“挫折”,但在儿子出生半年后,两人还是分了手。 儿子高兴,跟着那英一起生活。 “你伤害了我,还一笑而过,你爱得贪婪我爱得懦弱,眼泪流过,回忆是多余的,只怪自己爱你是个错。” “就这样被你征服,切断了所有退路。” 十年情断,分手后的那英,还没结婚就成了单亲妈妈,好在她天生性格大大咧咧,并没有一味地沉湎于过去。 那英一时无心事业,除了在家带儿子,就是和朋友们聚会,拉拉家常。 一次,几个朋友拉那英去酒吧消遣。大明星到访,酒吧老板孟桐亲自作陪。 孟桐是北京人,比那英大半岁,早年去德国留学,很早就取得MBA学位,是个海归精英。 那英只知道眼前这个老板高大帅气,还有点书卷气,其余的,并没太多印象。 分别时,孟桐出于礼貌,问那英: “请问是否有幸留下大歌星的号码呢?” 那英爽快的说出自己的电话号码,两人就这样开始成为了朋友。 以前,那英也想过,自己话多整天叽叽喳喳,要是找个不爱说话的,怎么过日子?那得多难受。 而孟桐恰巧话不多,他沉稳内敛,只在适宜时发表自己的看法,却很有见地。 几个月后,孟桐突然对那英说: “请你嫁给我好吗?我想照顾你,和你一起照顾高兴。” 那英是懵的,刚被情伤透心的她,怕再遇到前一段感情那样的负心之人。 同时她又害怕,如果错过了眼前这一个,或许会后悔。 那英甚至来不及思考,就果断答应了孟桐的求婚。她脱口而出 “我愿意。” 两人很低调在加拿大注册结婚,第二年8月,女儿出生,那英给女儿取名苹果。 对她来说,那段苦情已经成为过去,孟桐和女儿,让她的生活有了一些甜。 那英45岁生日时,孟桐提前一个月就在筹备,要准备一个怎样的生日宴,让老婆高兴高兴。 到那英生日这天,孟桐不仅精心布置了现场,还请到那英一帮好朋友,当孟桐将提前订做的蛋糕推出来,那英感动得落泪。 蛋糕是心形的,上面不仅有那英的照片,还有高兴和苹果的照片,孟桐更是动情表白 “你们三个就是我最甜蜜的任务,我要照顾你们一生一世。” 对那英来说,婚后这样的甜蜜时刻,太多太多,以至于她觉得,“这都不算什么了。” “爱一个人的努力,我没有放弃。” 女儿出生,那英做了两年全职妈妈,才再次复出,她和关喆一起,在加拿大开了两场演唱会。 同时,那英还成为首次登录北美的内地艺人,发行了单曲《爱的旅程》,回国后又在北京首都 体育 馆举办了演唱会。 那英忙碌起来,家里便全交给了孟桐。 他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,送孩子去画画、学钢琴,回到家还做得一手好菜。 就连那英的好朋友梁静都夸孟桐细心,耐心。 当时管虎在外地拍戏,梁静去探班,儿子犇犇和女儿丫丫便经常借住在那英家。 孟桐每天将四个孩子一起接回来,然后亲自下厨,饭后监督孩子们写作业,带他们洗澡。 时间久了,孟桐把管虎家的孩子当自己家的孩子一样。梁静都夸孟桐: “他看着我家儿子,眼里满是慈父一样的温柔与爱意。” 对于孟桐的付出,那英虽比较粗心,但她全看在眼里,心里全记着,她唯一觉得自己愧疚的,是曾经那段经历给孟桐造成得不快。 作为名人明星,一举一动被置于放大镜下面审视,那英无奈地习惯了这种生活,但孟桐是圈外人,一些事情对他多少会有点影响。 但良好的修养又让他不会将这些不快说出口,更不会因自己的情绪而责难那英,毕竟,那些事已经过去,且时常曝光在眼前,也并非那英的本意,她是受害者。 好在孟桐除了事业,就是家庭,平时他很少上网,也就很少看到这些消息。 “好在他非常绅士非常有修养,并没有表现得太在意。” 这让那英更加感激孟桐的体贴。 一向大大咧咧的那英,坦言和孟桐结婚后,不到半年,自己也变得稳重许多。以前都是风风火火的大姐大,脚下像有风火轮,如今也安静下来。 而那英多年的好朋友、主持人李静却说,这只是暂时的那英,时间一久,她的本性就露出来了。 女儿小时,那英经常抱着女儿在家跳舞,甚至跳秧歌,她夸张的动作, 搞笑 的样子,常常惹得孟桐哈哈大笑。 尽管有两个孩子,但那英说自己在家,是第三个孩子。 那英在家是慈母,而孟桐是严父,他在家规定孩子们吃饭时不能玩手机,可是那英调皮,总是她最先打破规则,无视孟桐的家规,边吃饭边刷手机。 孟桐知道,这是那英乐天的性格,不想家里太沉闷,而故意制造轻松的氛围,也就随她去。 “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。” 那英和孟桐刚在一起时,她还隐隐有点担忧,孟桐是个很好的人,会不会因为不是亲生的关系,而对高兴有点区别对待。 那英倒不担心孟桐偏心女儿而重女轻男,而是担心孟桐怕自己太严厉而对高兴过分纵容,毕竟那英自己带孩子也随意,没什么原则,家里总要有一个能管得住孩子的人。 事实证明那英的担忧是多余的,孟桐不仅把女儿和儿子一样看待,该严厉的时候严厉,该宽松的时候宽松,没有任何偏颇,还和高兴做朋友,开导他接受这样两个爸爸的家庭。 李静曾说过,第一次见到那英和孟桐,那英拉着孟桐向他们介绍: “这是我男朋友,怎么样怎么样?” 一旁的孟桐只是笑笑打招呼,还碰碰那英胳膊说“别这样。”当时李静就在想,这样悬殊个性的两个人,真的能在一起过日子吗? 后来大家才知道,其实那英和孟桐,才是最好的互补。 那英每次和朋友们聚会,几个女性朋友坐一起闲聊女性话题,包包、做头发、美容等,男的都没兴趣,每次孟桐静静坐在一边,不插话,时不时笑一笑。 那英粗中有细,知道这种时候没有几个男的坐得住,她拿出手机,发消息告诉孟桐: “老公你今天辛苦了,再忍一会,再一会,就好了。” 那英不爱操心,孟桐将大小事都细致地放在心上。 当时那英参加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孟桐不仅帮她整理好要带的衣物用品,每天打电话叮嘱 :“你可一定一定要注意,千万不能感冒。” 孩子们想妈妈,孟桐在家和孩子们一起倒数, “妈妈还有五天就回来了”“妈妈还有四天就回来了。” 儿子高兴小时候经常会问“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?” 每次那英给儿子解释 “是啊,别的小朋友只有一个爸爸,你却有两个爸爸来爱你,这多好啊。” 儿子还小,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说 “是啊,我每周可以跟两个爸爸在一起玩。” 平时周一至周五,高兴和妹妹苹果,和那英及孟桐生活在一起,到了周六周日,亲爸爸高峰便过来,将高兴接走,共度周末。 事情过去多年,那英孟桐一家,也和高峰一家成了朋友一样的关系,因为高兴的关系,两家并不别扭、尴尬。 虽说当年,那英和高峰因私生子事件分手闹得满城风雨,事实证明分手这个选择是对的,如今各自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,也是个非常好的结局了。 尤其那英,遇到真心待她的孟桐,性格好,没绯闻,还把非亲生的继子当亲儿子一样看待,不偏不倚,这更难得。 2022年1月25日,那英现身机场,和孟桐手挽手并肩前行,两人边走边聊,时不时对视微笑,55岁的夫妻俩,还像刚恋爱时一样亲密无间。 依偎在高大的孟桐身边,头戴白色小发卡的那英,俨然一个幸福的小女人。 有时不禁令人感慨,人生一世,难免遇人不淑,但是一定不要妄自菲薄,要坚信,总有一个人,视你若珍宝。

更新时间 2024-02-12 15:50:00